从前从前‧我记得

   价格37.05

update at: 2017-09-05 09:07:24
爱逛街留言板
登入
Facebook留言板

商品介绍

到底是什么美好的毒素,让我们一谈起往事,就喋喋不休呢?

  我们,明明一南一北、一东一西,明明不相识,但我们的记忆为何如此相似?
  好像彼此的人生相隔不远,就住在隔壁,或同一条巷子,吃同一家午后叫卖的豆花摊子,不约而同拿奶粉罐装着米,跑去排队爆米香。

  洗发粉,对于刚学会自己洗澡洗头的我来说,应该是时髦顶尖的囉!
  洗完乾乾涩涩,我又是自然卷发质,我的童年几乎要跟自然卷钢丝妥协了
  几次拿冰箱新鲜蛋黄来补救,又面临蛋白不知如何处理的窘境,
  搞得一边洗头,一边吃水煮蛋的下场。

  软片,底片,胶卷,菲林……
  那时的人生过得如何谨慎拮据,余下一两张也舍不得浪费,
  邀来全家盛装打扮坐在客厅拍全家福,为了多“偷”几张,忐忑按快门,
  掐一声,全家欢呼,再来,又掐一声,全体鼓掌。

  “下巴往下,头往右偏一点,不要露牙齿,稍微笑一下,对,就是这样,吼……”
  那时拍婚纱照,新娘当然不能笑,不然会遭左邻右舍说新嫁娘太三八,
  而且一嫁到夫家就要清早起床替公婆端洗脸水,洗一家子老小衣物,
  想到这些,大概笑不出来吧!

  小孩都容易涨气吗?或者,长大之后,管它叫胃痛呢?
  猴标六神丹的黄色瓶罐就跟着我北上就学,淡水暮色或观音山岚的宿舍生活,
  甚至开始就业的顶楼加盖租赁小屋或办公室的下层抽屉。
  “六神”之说,该不会是“很神、非常神”,神之极限,所以叫“六神丹”吗?
  总之,是老朋友了,吃药吃成友谊长存,也算多情啦!
  
  小时候,收惊的经验不少,举凡久病不癒,夜啼哭闹,彷彿都要靠收惊摆平。
  小儿比较没胆吗?长大之后,还需要收惊吗?
  年纪大的人,并没有比较勇敢啊,对于挫折与惊吓,还是很脆弱呢!

  开始上班之后,遇到鸟事,也去百货公司顶楼游乐场,穿着窄裙套装高跟鞋,照样打电动弹珠台。弹珠是人生冲刺的战斗力,鞋跟猛力戳出游乐场地板的圆椎印记。
  那几年,弹珠台成为职场烂情绪的心灵治疗师。

  某天,在办公大楼电梯间,又一次看到养乐多妈妈,
  “想喝吗?要不要订?”陌生的养乐多妈妈,笑得很温暖,
  从此之后,只要是上班日,办公桌就出现一罐养乐多。
  直到离职,养乐多妈妈拿着月结单来告别,母亲一样的口气,一直叮咛,要加油喔!

  记忆如同酵母菌,隐隐约约,流过岁月的河,那些美好,静静发酵,成为勇气与养分。

  我们在囫囵吞咽所谓成功模式,因而过度饱食作呕,甚至感觉空虚疲惫之后,渴望缓下脚步,回头,蹲下来,问候那个物欲单纯的年头:好久不见,你们好吗?

  我也许不是迷恋过往的美好,而是害怕这些美好,一旦遗忘了,就永远记不起来了。
  有了这些美好的记忆与勇气,我们就努力而开心地,一起往前走吧!

 

展开内容...
客服信箱